靠臉吃飯的黃金十年即將到來

2019-07-29 14:06 稿源:君臨公眾號  0條評論

chinajoy,美女,美腿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君臨(ID:junlin_1980),作者:君臨研究中心,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他傷心無比,悔恨無窮,提起手掌,砰的一聲,拍在石欄桿上,只擊得石屑紛飛。…跪在坑邊,良久良久,仍是不肯將泥土掩埋到阿朱臉上。”

那一年,喬峰為報滅門之仇,錯手打死了易容的阿朱,造成了他一生的悔恨! 

喬峰一生光明磊落、快意恩仇,深諳民族大義、心系百姓存亡,實乃金庸筆下最完美的英雄,可謂是真正的豪杰。

但喬幫主一生有三大遺憾:錯殺至愛(阿朱)、誤信義兄(耶律洪基)、辜負至親(蕭遠山),尤其是錯殺阿朱,可謂是遺憾中的遺憾。

不僅他遺憾,想必各位看官也會心虐無比,應該都會有想找金庸老爺子理論的沖動(尹志平之于小龍女那事還沒跟你算,為何又把阿朱寫死?還死在了心愛的人手上!)。

君臨每每溫習經典時,看到此處,傷心之情也會難以言表。

如果非要追究錯殺阿朱之責,至于金庸有沒有責任,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但轉念一想,單就阿朱易容術太過逼真這茬事兒,她自己也要對此負一半的刑事責任!

當然,君臨今天不是想要談論武俠世界。

畢竟自康熙年間起,西方世界的牛頓建立經典力學體系之后,“輕功”這種東西就變得著實尷尬起來;解剖學興盛后,建立在經脈基礎之上的“內力”、“真氣”便開始自暴自棄、一蹶不振。

西方科學教派的大肆入侵,使整個中華武學體系整體陷入蕭條危機,也就此開始沒落,至今還沒緩過來。

而無心插柳柳成蔭,武俠江湖中曾經旁門左道的易容術,卻被后人發揚光大,我們今天姑且稱它為——化妝術。

更有甚者,好事的網友們將東瀛的化妝術、暹羅的變性術、高麗的整容術、還有我大天朝的美圖術,并稱為“亞洲四大邪術”,而這四者似乎都跟顏值問題有關。

此“四大邪術”自誕生以來,教眾呈幾何級數增長,但凡入教受用者,無論丑得多么驚天地泣鬼神,都能瞬間變成仙女仙童下凡,讓人哈喇子直流,想入非非。

阿朱易容,讓喬峰無法察覺這個橋段,夸不夸張暫且不去細究,畢竟那是文學作品中的設定。

但如果你去看看抖音上,最近紅得發紫的兩個人,一定會對“藝術源于生活”這句話產生共鳴。

他們一個代表化妝的消費端,一個代表化妝的供給端。

這倆人,一個是阿純,抖音粉絲 1724 萬;一個是李佳琦,抖音粉絲 2757 萬。

要知道,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全球Twitter粉絲,也就五六千萬人,據大數據統計分析還有一半以上是僵尸粉。(特老板您讓FBI花錢買的粉絲吧?)

“嫩模”阿純,男女通用臉。其實這廝是個身高191cm的東北老爺們兒,精通化妝和美顏之道。

男同胞們看他的視頻小作品,大多會經歷以下這四個心理階段:

心動了→戀愛了→要吐了→失戀了。

這廝男扮女裝,化妝后的風情萬種,或許會讓許多女人嫉妒地咬牙切齒而想抽他嘴巴子;

但他卸妝去掉美顏后的摳腳大漢氣質,也會讓被欺騙感情的眾多男性朋友們,因內心的錯愛而想抽他嘴巴子。

當然,阿純最直接的正面影響是,用行動詮釋了:

網戀有風險,動心須謹慎。

他也成功地勸誡了那些在直播中給美女主播刷飛機、刷游艇、刷跑車的“失足”少男們:

沒準兒,你們吃泡面勤儉節約一個月來供養的美女主播,卸妝后是個胸毛比你還長的摳腳大漢。

這算是化妝術消費端的市場縮影。

至于那個李佳琦,眉目清秀的 90 后小伙子,湖南人也,求學于江西南昌。據路邊社消息,畢業證拿沒拿到這事暫不可考,但他大概率會是他們班目前混得最為風生水起的角色。 

曾經在南昌天虹商場的美寶蓮專柜做BA導購,月薪三千;

而現在,搖身一變,年收入千萬起,從我國居民收入金字塔的底層瞬移至了top前0.01%。

他憑借直播口紅試色,隨口一句“Oh my god!這也太好看了吧!買它!買它!買它!”,就能讓一款口紅火到脫銷。

作為 “打敗馬云的男人”,他曾創下 5 個半小時帶貨 535 萬、 5 分鐘內售罄 15000 支口紅的輝煌戰績,從而成為了眾人眼里的“口紅一哥”。

君不見,連小學生都在模仿他的風格,開始拍視頻在網上賣文具了。

這也算作是化妝供給端的一個縮影吧。

命理學講所謂的“命由天定,運由自造”。“命”是天生決定的,投胎模式你改變不了;但“運”這個事情,你還有略微的操作余地。

李佳琦的成功,也算享受到了移動互聯時代+美顏經濟時代的雙重紅利。

無可厚非,移動互聯時代的助力,讓更多層級低的玩家更易變著花樣來突破社會階層,獲得人生逆襲,這對我們社會而言是可喜可賀之事。

但單就李佳琦個人而言,除了足夠勤奮努力用心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業之外,我們所處的這個美顏經濟時代,對他的逆襲而言似乎影響權重更高,也似乎更加功不可沒。

那就讓我們拉近距離,來看看這是一個怎樣的美顏經濟時代。

美顏經濟

化妝就像呼吸空氣一樣必需和自然

曾經有個街頭采訪的電視節目,隨機問女人:為什么女人出門必須要化妝?

有一個女性朋友的回答,讓君臨記憶猶新。

她說,“化妝就跟呼吸空氣一樣自然呀,這跟吃飯穿衣服一樣,不化妝我就感覺自己像沒穿衣服,就出門裸奔似的”。

可見化妝那些事,似乎成了雌性群體們的剛需。

所以,如果說口紅是給女人點睛的靈魂之筆,那由此及彼、由表及里,在這個美顏經濟時代,化妝品則可統稱之為是女人的半條命。

且受近年影視偏小鮮肉霸屏趨勢的影響,更多的新生雄性群體,貌似也加入了這個大軍。

我們知道,馬斯洛曾在需求層次理論里講過,人類需求層次決定行為與選擇,由低級到高級分別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需求。

低級別滿足了,你就想要滿足更高級別的需求。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化妝品作為一個兼具日用品和奢侈品雙重屬性的產業,體現著人類對“美”的追求,這種追求大體可安置于馬斯洛的“情感需求”和“尊重需求”之間。

這種心理導向型需求,也為化妝品行業歷年來的堅挺造就了廣泛的群眾基礎。

回看近十年來的全球化妝品市場,呈現著一種堅韌而穩定的增長,幾乎沒有一年出現過停滯或負增長的情形。

即使在十年前的經濟危機之時,增速放緩且探底,但很快又在復蘇中回到了歷史正常增長水平。

據歐睿咨詢統計預測,目前全球化妝品市場規模已接近 5000 億美元,且增長趨勢有強勁的持續邏輯在內。

從全球市場分布來看,亞太市場以占全球37%的份額,穩居目前全球最大的化妝品消費市場,北美市場占比為 25%緊隨其后,然后是西歐、拉美及其他地區。

再來看看中國。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蓬勃發展了 40 年,馬斯洛的生理和安全兩大需求,對大多數國人而言已不再是問題。

當然,我們離共產主義按需分配、人人實現自我價值還有較長的一段距離要走。自我實現需求,并非眾人皆能滿足。那么很自然,國人的整體需求傾向,正在向情感需求和尊重需求轉移。

你還真可以說,這就是“吃飽了,撐的”。

但更學術的說法是,在這個物質需求能基本滿足,而又不是隨手可得的中間時間窗口,我們大眾更傾向于與他人交往并展現自己,從而得到尊重,進而獲取更多滿足。

那說到社交和尊重,自我形象則首當其沖。在這種社會現狀下的消費傾向,就使我們整體進入了美顏經濟時代。

 仔細觀察你會發現,在這個美顏經濟時代背景下,中國化妝品行業的增速近幾年在領跑社零各大細分品類。這使得我國成為僅次于美國的全球第二大化妝品市場,占到了全球總市場的11%。

事實上,中國已經成為了全球化妝品市場發展規模年均增速最快的國家,2016 年就已成為全球化妝品第二大消費國。

但即使如此,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化妝品滲透率仍然相當低,離所謂的天花板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

2018 年,國內人均化妝品消費僅為 293 元,遠不及日本人均千元以上水平。

參考成熟市場發展史,作為一個快速成長的行業,當前我國人均化妝品消費金額與歐美日韓國家相比尚存 5-6 倍提升空間。

可見,國內化妝品市場觸及天花板尚早,市場需求遠未飽和。且化妝品行業具有明顯的長尾效應,這意味著該行業還存在持續增長及孕育大市值公司的潛力,行業長期發展是值得我們期待的。

為什么會有自信下此結論?這跟我們國內“化妝消費眾生相”分不開。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炸金花百人场技巧 乐翻二人麻将怎么能赢钱 做8码的技巧 内蒙古时时玩法介绍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金彩网址 欢乐二人麻将免费下载 足球竞猜投注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北京pk赛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