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所老板的真實生活:遇盜驚魂,夜不能寐

2019-07-29 09:19 稿源:Odaily星球日報  0條評論

黑客,鼠標,隱私,互聯網,創業

聲明:本文由站長之家內容合作伙伴區塊鏈媒體“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授權發布,作者:黃雪姣 。

自從開了交易所,每天睡不著,擔心客戶的資產被盜。

就連 OK創始人徐明星,在創業初期也曾同樣經歷過這種心情。現在交易所的創始人們也不例外。

牛市來了,他們眼中最大的空頭,可能是黑客。

畢竟趁牛市賣幣賺得多。如區塊鏈安全公司 PeckShield (派盾)副總裁吳家志所言,攻擊交易所的黑客,都是熟悉交易所系統、了解加密貨幣的一群人,因此賣盜來的幣也講究時機。“比特幣站上 8000 美元之后,之前監控的黑客地址又開始活動了,其中的幣經數度轉手之后往往流入交易所套現。”

隨著行情而來的,是交易所資金體量的成倍上漲。自然,這個兵家必爭之地又成為創業者和資本追逐的熱點,同時也成為了黑客的目標。

慢霧統計,2019 年二季度以來,包括幣安、Coinbase在內的近 10 家交易所已被黑客成功攻擊,損失超 7600 萬美元。

多家無名的交易所因被黑客攻擊而關停,沒有關停的,可能只是因為賠得起錢。

交易所們熬過了熊市的慘淡,卻沒躲過牛市的黑客。

盜幣驚魂,創始人寢食難安

幣創走了,留下一句“交易所的坑,實難為繼”。令人感慨。

業內人士透露,在幣安被盜 7000 枚比特幣( 5 月初)前后,不少交易所也慘遭黑客洗劫,因此而承受關停壓力的小交易所不少。

一家小交易所的創始人,此后壓力巨大。“雖然后來把窟窿填上了,但據說創始人自此之后常失眠睡不著,精神幾近崩潰。堅持了幾個月實在不行,遂決定關站。”

Cobo 錢包高級副總裁李堯也坦言,跟中國目前幾乎所有的交易所創始人都聊過了,如何讓自己能睡好覺的確是普遍的訴求。其中一位交易所創始人我印象比較深刻,合作之前找過我們 8 次,一直在表達他們目前的處境,不斷詢問我們可以如何保護好他們的資產,那時他已經有一段時間睡眠不足 4 個小時了。

OK創始人徐明星曾經夢見有人綁架了他,讓他交出比特幣。投中網報道,在夢中驚醒的他,第二天重新設計了交易所的安全機制,將冷錢包密鑰交給多人管理,建立異地備份。

每一個坐上交易所 CEO 位置的人,就好比突然獲得王位的達摩克利斯。擺在他面前的,除了眼前的美酒佳人,還有王位上方僅用一根馬鬃懸掛著的利劍。對于交易所而言,這支利劍就是隨時面臨的黑客攻擊,億萬財富也可能在一夕之間拱手送人。

“黑客和政策禁令一樣,是交易所最關注的兩大問題。”HB.top 交易所創始人姚遠坦言。

在每次發生盜幣時,都會刺激姚遠的神經。幣安被盜的第二天,趙長鵬在線上直播中安撫用戶、細述賠償方案。“看得出他一晚上都很憔悴。發生了這種事,不得不買單。很擔心發生在我身上。”姚遠坦言。

別人的錢包不敢用,自己做的也不敢用

交易所每天需要準備足夠的流動性資金用于提幣。據業內人士透露,一些交易所走賬、提錢,是幾個創始人每天早上一起操作,“想想還是很手工的,戰戰兢兢的,一不小心錢沒了咋整?”

這樣的儀式感,每天都在提醒,他們是行業最大的中心,也是最大的靶子。

“不止一個交易所創始人對我們說過,自己很擔心、睡不著,然后也多次在交流中囑托我們要做好檢測,加強系統安全。”慢霧科技合伙人兼安全負責人海賊王告訴Odaily星球日報。

一位交易所領域的創業者表示,“中心化交易所對創始人的折磨其實挺大的,畢竟能賠的起錢的屈指可數。交易所要自己做錢包,別人的錢包不敢用,有的連自己人做的錢包也不敢用。”

創始人們的焦慮并非沒有來由。據慢霧團隊提供的數據,2019 年二季度以來,包括幣安、Coinbase 在內的近 10 家交易所已被黑客成功攻擊,損失超 7600 萬美元。

每天,姚遠都能從自家交易所購買的阿里云和亞馬遜云上,看到分析日志中提交的惡意掃描和攻擊服務器的報告。“看著很焦慮,我們不得不每天打起 12 分精神、謹小慎微的運營,反復查驗系統的健康指標。雖然枯燥但很重要。”

在恐懼的支配下,一些頭部交易所不惜重金挖掘資深安全人員。

“安全人員的行業平均工資,相比于同等資歷的程序員通常高出一倍。對于有特殊能力的人甚至不設上限,給出的 Offer 超過老板也有可能。“吳家志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吳家志坦言,有段時間幾個合伙人先后收到了獵頭發出的 Offer,“大家一交流才發現都是同一家頭部交易所發出的”。

除了人員投入,還有錢包和托管服務等投入。根據 Coinbase 一年前公布的報價,其托管服務會一次性收取 10 萬美元,在此基礎上每月增加 10 個基點,而且要求客戶的加密資產余額不得低于 1000 萬美元。

安全成本之高,確實不是一般的交易所能承擔。曾有一家礦池想憑借已有的安全技術和流量開交易所,但算了下三年得給黑客準備幾千枚幣才能開得起,遂放棄。王大熊亦曾在微博表示,安全成本是選擇關停的原因之一:“小團隊開發資源極其有限,實在無法在保持功能進度的前提下,傾斜大量精力在安全上。”

交易安全的坑,數不勝數

交易所老板如此之高的安全素養,都是踩過的坑給教的。交易安全的歷史上不乏前車之鑒,門頭溝、Bitfinex 被盜 10 萬比特幣的驚天窟窿,至今仍深刻影響著相關當事人。

1、耐心黑客臥底半年終收網

5 月初,幣安被盜。北京鏈安分析認為,問題出在了,幣安內網遭到黑客長期滲透,由此輕松獲取用戶密鑰及其他相關信息,進而將其中的幣提走。

而在此之前的一個多月,DragonEx等平臺剛被黑客組織 Lazarus 采取類似手法“滲透”。

據360 安全專家介紹道,Lazarus 通常會用半年的時間將交易所內部架構調查清楚,而后偽裝身份與交易所人員進行長期的溝通交流。

“都是朋友了,誰會有那么強的防備心?” 360 安全專家介紹說。等時機成熟后便向交易所人員推薦加入惡意代碼的自動交易軟件等。交易所人員一旦中招,黑客便可在云端控制該臺電腦,獲得自己想要的信息和權限,為所欲為。

“從去年 10 月開始準備,終于在今年 1 月和 3 月收網。”耐心的 Lazarus 在收網時,僅 DragonEx 一家便獲利 4000 萬元。“面對這類長時間、精心設計的陷阱,大多企業都頂不住的。” 360 安全專家補充道。

2、挑安全人員意志薄弱時下手

平常的黑客,即使沒有 Lazarus 如此耐心,為提高成功率,在前期測試好之后,也會埋伏至適當時機再下手。

姚遠最不喜歡逢年過節,因為此時最是危險、要全力防著這些人。“黑客全年無休地盯著你個小金庫,即使在大年初一初二也有人被盜。黑客還晝伏夜出,凌晨兩點到五六點間也要有人值班監控。“故此,僅有 10 人團隊的 HB.top,安全人員就占了 3 個。”

3、不要隨便吹自己安全做得多好

安全無小事,一出出大事。但仍有交易所忽略這條箴言。

安全行業從業者 Ken 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交易所忌高調浮夸。有的交易所可能上線沒多久,沒出過問題,于是在社交媒體上吹捧自己的技術如何強大安全。

“什么?那我得挑戰一下。黑客看到后很可能就來勁了。所以,安全事宜要默默做,用少漏洞、零損失說話。”Ken 說道。

李堯也承認,被盜過的交易所和沒被盜過的態度會相差很大。曾有位客戶在被盜幣后找到Cobo錢包,尋求安全方案,“他一次性的問了大概 30 多個問題,相當關注安全的各個細節。這就是認知上的區別。沒踩過坑的交易所,相對關注便捷性和成本多一些的。”

4、被盜幣還不知道為啥才最慘

風險預警只是安全攻防中的前半場,另一半場發生在黑客攻擊后的處理能力,如處置妥當無疑能將損失降到最低甚至是零。

派盾團隊有時會遇到被攻擊的客戶尋求幫助。這時令人頭疼的是,知道被攻擊的事實,卻不知道問題出在了哪兒。

 “剛開始從業的時候會覺得很懵、壓力很大,有時需要連續熬個一兩個夜才將問題排查好,后來慢慢習慣了。”吳家志表示。

去年 7 月,HB.top 發現錢包中少了幾百個 USDT,于是迅速排查,發現有黑客在發動假充值攻擊,也即黑客向交易所賬戶中假裝沖入 USDT,實際卻利用交易所的機制漏洞(在 USDT 還未到賬時便給了假充值賬戶提幣權),讓黑客在數分鐘內提現,于是造成了虧空。

發現問題后,HB.top 立即對黑客賬戶進行排查,并調整機制,在核準到賬記錄后才開放提幣,由此阻擊了黑客更大金額的假充值。

后來的事實證明,黑客的這種“創新”攻擊手法,將大量交易所攻陷了,某些交易所為此損失多達數百萬 USDT。

總結起來,很多從業者都認為,在交易所安全的各個環節里,最脆弱的是人。

首先是當老板的安全意識有多高,在私鑰保存時愿意相信的人的范圍有多大。其次,在安全投入、機制設置和安全教育上有沒有做到位。

正如姚遠所言,人性薄弱的地方,就應該用制度來約束。譬如一些公司設置了內外網關卡,實行網斷隔離,還規定所有員工均需安裝殺毒軟件、不要點開未知鏈接,等等。

丟幣不可怕,可怕的是交易所沒錢賠

交易所自身安全,是一方面;資產安全的另一方面,則是交易用戶。

上述創業者認為,用戶在選擇交易所時并不會太多評估其安全性如何,畢竟大所也會被盜。

那么用戶主要看什么呢?

關鍵是看交易所在丟幣之后能不能賠得起這個錢。這個涉及到交易所是否設立盜幣賠付基金,并在攻擊發生后的行動。若交易所賠付金準備到位,被盜幣也有可能為品牌價值錦上添花。“大交易所安不安全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不會跑路。”

目前來看,大小交易所在丟幣后都傾向于全額賠付。

但在安全從業者看來,有一類交易所的安全性會讓人頗為顧慮——那些突然間火起來的交易所黑馬。

很多交易所早期并不注重安全防護,在快速發展起來后也容易成為黑客眼中的 Easy Girl。我們看到,3 個月以來,抹茶等交易所新貴就曾先后被黑客攻擊。

吳家志坦言,相比于兩年前,現在從業者的安全意識和防護技術確有提高。部分交易所甚至購買了價格不菲的服務,譬如托管錢包和 AWS 的密鑰托管服務(KMS)等。

在多措并舉的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出被盜交易所的數量明顯下降。

交易所老板的真實生活:遇盜驚魂,夜不能寐

數據來自:慢霧

但安全從業者都知道,人造的系統有各種被攻克的可能。換言之,安全問題乃是交易所的阿喀琉斯之踵,會伴隨行業永遠存在。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湖南快乐十分前直遗漏 福建福利彩票快3app 海南环岛赛车福彩规则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篮球比分直播网球探 新加坡快乐8官网 现在哪里可以网上买彩票 6场半全场第14086期 520彩票苹果 学装修设计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