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制定了周杰倫蔡徐坤粉絲PK的規則?

2019-07-22 09:05 稿源:品玩  0條評論

這兩天熱度最高的網絡話題,非周杰倫粉絲被迫營業事件莫屬。

7 月 16 日,豆瓣用戶發貼質疑周杰倫微博數據差,帖子截圖在第二天即被廣泛傳播; 7 月17- 7 月 18 日,“周杰倫還需要做數據嗎”類言論成為了社交網絡上呼聲最高的輿論; 7 月 19 日,微博上開始出現大量打榜教程,隨著周末到來,原先還表示不需要數據的夕陽紅粉絲團紛紛下場學習賺超話積分。

截至當周結束前的周日最后一刻,原本甚至沒有上榜的 #周杰倫超話# 不僅排名第一,還影響力數據破億,超越此前的所有其他超級話題。

表面上看起來,這是一場周杰倫中老年粉絲團的勝利,是對蔡徐坤等愛豆粉絲迷信虛假數據的成功反擊。但,輸贏真的能由這些我們原本就不在意的數據來簡單粗暴地論證嗎?又或者,這場所謂的“大戰”原本就沒有贏家。

以遵循對方規則的方式對抗規則

其實我們都很清楚,#周杰倫超話# 的數據來源,并不全都來自真正的粉絲。



剛開始,只是粉絲因為豆瓣貼的言論過于可笑,想玩一下數據證明追星這一套我們也玩過。到后期“沖上第一”反而成了一大目標,而貢獻積分的人之中,有路人、有其他藝人的粉絲、也有抓住熱點跟著參與的明星等。

原因一方面來自周杰倫天王地位的號召性,即使不是粉絲,也有好感愿意幫幫忙或者湊個熱鬧;另一方面,路人們打的不是榜單,而是對粉圈那一套信奉數據流量規則的不滿。

這種情緒,存在已久,不是針對蔡徐坤,也不是因周杰倫而起。換句話說:假如今天被質疑的是林俊杰、王力宏、張學友、陳奕迅……一樣會有大批路人想在帖子下面at迷惑性為大賞;如果排名第一的不是蔡徐坤,而是朱一龍、王源、陳立農、吳宣儀、肖戰……他們的粉絲同樣會成為眾矢之的。

說到底,這場夕陽紅粉絲團之戰,本質上是不再追星的人們在表達自己對做數據打榜這一操作、對被數據捧起來的愛豆的不認可。

粉絲們每天發無意義微博和評論、堆流量做數據固然煩人,但這些規則,不是由他們決定的,而是由微博創建。

夕陽紅粉絲團們抱怨,“原來打榜這么累,就這一次當團建了”,實際上,他們并沒有完全了解到打榜這件事的辛苦程度。



“明星超話排行”只是其中一個榜單,蔡徐坤粉絲們每日維護的還有“明星勢力榜 內地榜”“明星權力榜”等,而這些榜單算法各有不同。譬如打超話榜主要靠賺積分,任務只是簽到、轉發、互相評論帖子;而“明星勢力榜”還分愛慕值、正能量值等數據維度,每個數值的提升方式又各有不同,包括送花、點贊正能量微博等,算法更加復雜。



另一方面,打榜是一件需要持續付出的事情。蔡徐坤的“明星超話榜”榜首并不只是這周的情況,而是已經連續維持了 54 周,“明星勢力榜 內地榜”也連冠 63 周。這意味著他的粉絲們在持續超過一年的時間中,每天計算各榜單數據差異,并規劃分工合作,點贊、發帖、評論,以保證幾個榜單都能在當周奪冠。

明星榜單的出現,驅使著追星的粉絲們日復一日地在微博圈定的規則內,發帖、評論、轉發、點贊。一個號做出來的數據不夠用,粉絲還需要建立或購買多個小號,輪番上陣完成任務。


人家還有數據報告
人家還有數據報告


據PingWest品玩了解,有組織的粉絲團都會劃分工種,分制圖的宣傳組、打投的數據組等,其中數據組對技能要求最低,也人數最高。不少數據組成員手上都有 30 個以上的賬號,蔡徐坤的大部分粉絲甚至有上百個賬號,分批掛在不同硬件設備的微博國際版app上。

微博平臺才是這些榜單的最大受益者。這些賬號和互動,最終都轉化為了微博財報上的耀眼數據。

微博發布的財報簡圖也曾說明,用戶活躍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是與媒體、綜藝節目、體育賽事合作,以互動形式帶動,比如春晚攝影大賽;二是通過超話社區、粉絲群等產品促進用戶之間社交。

而在微博 2019 年Q1 的財報數據中,月活躍用戶量為4. 65 億,環比增長僅為0.64%?;ヂ摼W用戶是有天花板的,蔡徐坤一年以來的多連冠也使得幾大主流明星榜單趨于穩定——蔡徐坤粉絲只需要用之前買好的號照舊每天打投囤積分,其他粉絲長期搶不到第一也“安于現狀”。

杰倫粉絲和路人的加入,在短短半周內極大地提升了超話社區中的互動次數和活躍用戶數。更遠的影響是,榜首易位打破了為期一年的平衡,也耗盡了蔡徐坤粉絲此前所囤積的超話積分,這讓接下來新幾周的其他家粉絲都有了可沖榜的希望。

夕陽團用下場做數據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地位,蔡徐坤粉絲為了保住榜首高度組織密集行動,但他們誰都沒有贏,最大贏家是微博。

重新定義流行

蔡徐坤粉絲拼命保超話榜的原因,不僅是為了不想中斷連冠,也是因為蔡徐坤將發首張數字專輯( 7 月 26 日)和生日( 8 月 2 日)的時間都臨近,他們需要這個位置。

人們無法理解,評價“這個位置只有他們才關心”。飯圈對數據的重視程度,不追星的人都難以理解:數據都是用小號做出來的,并不能等同于藝人的真實粉絲數量和影響力啊。

飯圈所信奉的“數據為王”一直被中青年們認為是泡沫,蔡徐坤也一直被認定為“機器人制造的虛假偶像”的典型案例,覺得他實際上粉絲很少,影響力不足。

但他代言合作過的品牌或產品就包括Levi’s、巴黎歐萊雅、悅詩風吟、vivo X23 幻彩版和S1 系列,近日還成為了Prada的全球代言人。




以Prada的定制鑰匙扣為例,一位蔡徐坤粉絲告訴PingWest品玩,外框本身一千多元+每個字母和愛心 300 元,她朋友定制的“??KUN”鑰匙扣總價就達 2650 元。而現在“K”字母在國內各門店都已斷貨。

在vivo官博所發布的蔡徐坤與S1 系列合作的微博下方,有近 4000 條評論,其中不少是蔡徐坤粉絲的訂單截圖,為證明是自己購買防止被盜圖還都加上了個人水印。



真實粉絲數據很難量化,但帶貨能力是能證明的。影視行業營銷人員也告訴PingWest品玩,他們在選擇藝人時會把微博榜單也作為評判標準,考察藝人的號召力。

在判斷藝人商業價值這件事上,誰都有可能犯傻,精明的資本方和廠商不會。如果你認為這些年輕偶像們并沒有多少真實粉絲,影響力也不值一提,只能說明人們總是選擇不去看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實。

沉溺在自己的同年齡圈子中,否認另一群品位審美完全不同的人群的存在,也是另一種傲慢。

蔡徐坤粉絲不僅在微博做數據打榜,也維護尋藝(一個藝人新媒體指數平臺)、芒果tv的飯團、愛奇藝泡泡、各音樂平臺等等,商業合作的商品也都會氪金支持。這是如今年輕人追星的方式。




在韓劇《請回答1997》中,程詩源頂著父母的不理解和反對,貼了滿滿一房間的海報,翹課到偶像演唱會應援,買專輯。這是 80 后、 90 后追星的方式。

再往更古遠的時代看,近代和古代人們聽戲曲,也會紛紛買票支持,當時還不叫粉絲而是稱為“票友”。

每一個年代的人們追星的方式都不一樣,但他們都容易誤以為自己才是最優越的。

對飯圈嗤之以鼻的周杰倫粉絲們大概都忘了,自己青春期時還可能會被家長罵“成天聽什么玩意兒”,杰倫剛出道時也經常被路人吐槽口齒不清,在后面幾年也是一直被質疑是否江郎才盡。

而今天他們嘗試用新生代的追星方式打榜時,也有少部分人因為打榜太累而真的去淘寶買了超話積分做假數據。你看,一旦舊粉絲接受了這個時代追星的規則,同樣的錯誤一樣有人可能會犯。

只是因為周杰倫在 20 年前出道,所以他的粉絲們想支持偶像只需要買專輯和演唱會門票就夠。如果他是在現在出道,希望他有收入有資源可以堅持做音樂的狂熱粉絲同樣有可能每天去刷榜單。

追星的心態都是一樣的,沒有誰比誰高貴,只是不同時代評判流行度和影響力的方式不一樣而已。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關閉
网络棋牌 足彩胜负彩开奖最快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 万佳彩游戏 北京赛车pk拾七码公式 河南十一选五遗漏 信德线上娱乐网站 河南22选5 nba比分查询 新港彩票苹果 黄金岛棋牌游戏送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