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家平臺被約談整改,網絡文學站在了十字路口

網絡文學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 駱北,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監管將成為常態,而不是一時的運動,從上到下,網絡文學都將在一定程度上失去自由,但得到的也是更廣闊的生存空間。

在商業道路上埋頭猛沖十多年的網絡文學,在外部力量的干預下踩了急剎車。

7 月 15 日至 17 日,國家新聞出版署約談了咪咕閱讀、天翼閱讀、網易文學、紅袖添香網、起點中文網、追書神器、愛奇藝文學等 12 家企業,對近期發現的網絡文學內容低俗問題,提出嚴肅批評,責令全面整改。

“有點人心惶惶,這次是動真格的。”一位網文編輯對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表示。

5 月下旬,行業巨頭起點中文網和晉江文學城被約談整改,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這不是一次突擊檢查或小打小鬧,一場風暴正在醞釀,繼影視和游戲之后,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終于落到了內容行業的核心門類——網絡文學頭上。

對網絡文學行業的商業進程來說,這次整頓是一場打擊,但對網絡文學這種形式來說,危機中隱藏著機會,這既代表了主流的認同,也讓網絡文學有了擺脫模式化發展,回歸其勃興之初百花齊放的可能。

整頓風暴

“力度一次比一次大,幾乎是無差別地毯式整頓,沒幾家公司敢說自己的內容一點問題都沒有,在被點名前,平臺必須盡快自查自糾,不然損失太大。”聽聞 12 家網絡文學企業被約談后,某網站女頻主編七葉很擔憂。

兩個多月前,上海市網信辦就傳播導向錯誤、低俗色情小說等問題約談起點中文網,“都市”頻道“異術超能”欄目、“女生網”頻道“N次元”欄目暫停更新七天,幾乎同時,北京市掃黃打非辦等部門對晉江文學城展開檢查,關停古代純愛頻道下的東方架空欄目及衍生純愛頻道下的東方幻想欄目,停止更新原創分站 15 天。

起點和晉江,分別是網文行業中男頻和女頻的領頭羊,上海北京兩地的這次聯合突擊檢查有種抓典型的意味。

“晉江以前被約談過好幾次了,經常整改,一些中小原創網站倒是很少被查,這次也是,大家抱著一種天塌下來還有高個子頂著的心態,沒有太當回事,另外一方面,中小網站的內容審核機制也不如大網站健全,技術力量和人力成本都不夠,很容易出現內容安全問題。”七葉坦言。

然而此次整頓,力度之大,范圍之廣,時間之久,都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7 月 16 日中午,“掃黃打非”官方微信推送了一則消息,晉江文學城、番茄小說和米讀小說被約談,并被要求針對傳播網絡淫穢色情出版物等問題進行嚴肅整改。

處理結果是,晉江文學城網站及客戶端停止更新、停止經營性業務 15 天,在雙端首頁登載整改公告,并接受行政處罰,番茄小說和米讀小說更嚴重些,被處停止更新、停止經營性業務 3 個月,并在網頁及客戶端首頁登載整改公告。

另有咪咕閱讀、天翼閱讀、網易文學、紅袖添香網、起點中文網、追書神器、愛奇藝文學等 12 家企業被國家新聞出版署約談,針對更寬泛些的內容低俗問題,被責令整改,下架相關小說,停辦征文活動,清理低俗宣傳推介內容,健全內容把關機制。

一時間,風聲鶴唳,所有的網絡文學平臺都繃緊了弦,生怕重蹈晉江、米讀的覆轍。

“部分網站仍充斥低俗標題或配圖,一些網站在小說簡介上可以通過帶有暗示性、挑逗性、刺激性內容誘導用戶;有的網站設置‘主編推薦’‘全網熱銷’欄目,大量推介模式雷同、情節荒誕的作品;有的網站開展‘一夜暴富’征文活動,宣揚拜金主義、享樂主義;個別網站為逃避平臺內容審查責任,利用平臺引流、使用即時聊天工具傳播淫穢色情內容。”

在這些問題中,淫穢色情是最嚴重的,最容易受到查封和處罰,但小說的價值取向也逐漸成為內容審查的重點對象。

“網絡文學這門生意,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人性之上的,能迎合讀者的心理需求,才有市場價值,作者和平臺才能賺到錢。”網文行業分析師李宛說。

事業成功和感情順利,分別是男性和女性讀者群體最普遍的心理需求,輔之以擦邊球的色情內容,一部模式雷同、情節相似的“爽文”很快就能被生產出來,一個網文平臺上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部作品,只有極少數算得上“精品”,平臺的基礎還是這些類型化、套路化的東西。

“有些晉江的讀者認為,晉江三番五次被約談整改是有關部門想大力打壓耽美,其實不止是耽美,網絡文學行業在市場導向下,整體內容質量都不高,存在各種問題,只不過以前大力向前沖,這些問題被忽略了,現在到了必須要解決的時候。”

在李宛看來,整頓對行業不一定是壞事,反而是一次出清低質內容,建立更健全的內容評價機制的機會。

這樣的機會,在完全市場導向的行業形勢下幾乎不會出現,只要讀者還喜歡看那些低俗的內容,作者就會為了錢去寫這些東西,現在有一只“看得見的手”伸進來,反而能讓一些以往不受市場待見的內容有了更多可能。

網絡文學的“文藝復興”

“我手寫我心”,二十年前,痞子蔡、李尋歡等第一批網文作者開始在網絡上創作時,追求的并不是經濟利益,而是心理認同。

傳統文學體制下創作和發表都是有門檻的,互聯網則給了任何一個喜歡寫作的人,圓自己文學夢的機會,不需要送出版社,不需要審批,只要寫了發到網上,就會有人看到。

“初創期的網絡小說有著廣博雜糅的文化背景、強烈的平民立場和自由書寫的狂歡快感。”網絡文學研究者歐陽友權教授在其專著中提到。

第一代的網文作者們什么都寫,小說、詩歌、散文、戲劇甚至日記體、對話體、意識流,形式豐富,題材也多,毫無定式,直到 2003 年起點中文網創立了按字數付費的網絡文學商業模式,創作生態才發生巨變。

“類型化小說是網絡文學市場化的必然結果,一方面讀者規模擴大,口味各種各樣,需要針對性地滿足不同消費群體的需求,另一方面類型化可以顯著提高作者的內容生產能力,模式和寫法可以復制,新人容易上手,能更快產業化。”李宛說。

在網絡文學商業化進程中,類型化小說不斷擠壓其他形式的作品,將其趕出網絡文學專業平臺,分散到了豆瓣、天涯、知乎等非贏利的網絡社區中。

“靠寫文為生的職業網絡作者專職從事類型化小說生產,只有業余愛好者會寫這些沒有商業價值的東西。”一位網文作者坦言。

如今,類型化小說霸占網路文學市場十幾年的態勢在逐漸改變。

著名的網絡文學作家唐家三少這幾年不怎么寫他熟悉的玄幻小說了,倒是連續寫了四部現實題材的小說,最新的一部是《隔河千里 秦川知夏》,講述了一場以京杭大運河為背景的愛情小說,歷史、文化、愛情、現實交織在一起,與《斗羅大陸》相比,不像是同一個人寫的。

現實主義的創作方向正在成為近兩年網絡文學的突出特點,玄幻、言情、穿越等模式化題材幾乎被寫盡了,架空的幻想類作品雖然還占主流,但頹勢已現,反而是反映現實生活和民族歷史文化的作品更受讀者歡迎,起點中文網上《大王饒命》的成功就是一個例證。

“現實主義題材的作品更容易改編,矛盾集中,特效制作難度低,貼近更多人的生活,比如阿耐的《都挺好》,從作者到平臺再到下游版權合作方,都看到了現實主義題材作品的IP價值。”某平臺版權商務經理對刺猬公社說。

某種程度上說,這是國家層面主動推動的結果,在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協聯合發布的“ 2018 年優秀網絡文學原創作品”推介名單中,相當一部分作品開始“趨主流化”,描寫改革開放進程,新時代的個人成長,中華文明歷史文化等。

中國作協網絡文學委員會主任陳崎嶸認為,網絡文學界已具有較為理性的文化自覺與文化自信,在保持網絡文學特征與活力的同時,日益向主流意識形態、主流文化傳統、主流文學審美靠攏。

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的界限進一步被打破,網絡文學的地位有了明顯的提升。

朱威廉闊別網絡文學界十幾年了,在這個新風吹起的時候,帶著“當年榕樹下”的情懷回來了。他創立了“全球中文原創作品分享社區”榕書App,想打破類型小說對網絡文學的壟斷,回歸 21 年前榕樹下百花齊放的文學盛景。

21 年前的故事對于朱威廉來說,像是黃粱一夢,那是一次理想主義的破滅。“在榕樹下時期,我似乎看到了我的夢想實現,平凡人都能執起筆來,而在今天,這一切煙消云散了”,他說。

榕樹下是網絡文學的伊甸園時代,沒有商業的沾染,充滿草根氣質,自由奔放,無數文學青年在上面滿懷熱情寫下十幾萬字的網文,大家一起交流、爭辯,惺惺相惜,凝聚起一股純粹的精神力量。

榕樹下在網絡文學商業化浪潮中被市場淘汰了,留下的個人寫作風尚先后在博客、微博、微信公眾號、知乎、豆瓣延續下來。

第一代著名網文作家陳村曾經認為,網絡文學最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網絡文學的初心是不功利的,是老子所說的那種赤子之心、嬰兒的狀態,但從今天來看,網絡文學把文學做‘瘦’了,文學本來海納百川,有文學批評、散文、詩歌、雜文、小說,但網絡文學出于經營的原因,需要把文章寫長,這導致類型文學一枝獨秀。”

這次朱威廉會成功嗎?

這是一個玄學問題,選擇了一條路,只有走到路的盡頭才能知道結果好壞。榕書App只是一個切面,內里是網絡文學界文藝復興的大幕,網絡文學將慢慢由“瘦”變“胖”,回歸其初興之時“在網絡上創作的文學”的定義,而不只是市場化的精神消費產品。

新常態,新風向

整頓陰云之下,“國家隊”進場了。

7 月 5 日,一則消息傳來,人民日報數字傳播、量子云、瀚葉股份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擬成立三方合資公司“人民閱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最終以工商核定名稱為準),從事數字閱讀相關業,著力發展文學內容創造、收集和分發。

“人民閱讀”還有另外一份責任:積極開拓行業標準,配合主管部門推行行業自律。

“互聯網付費閱讀領域目前缺乏行業監管,急需具有行業公信力、正確價值觀的平臺企業作為行業標準制定者和內容提供方。”人民網報道稱。

這是行業規范化的常見套路,行業發展初期由民間資本力量角逐,行業蓬勃發展,蛋糕不斷做大,等出現社會風險時由政策及市場雙管齊下,國家同時派出裁判員和運動員,治理行業亂象,把狂奔的野馬逼入正軌。

近日,閱文集團響應上海網信辦的指導,在上海地區招募舉報志愿者,幫助識別平臺上的不良信息,提高平臺用戶的認知,將自查工作列為日常重要事項。

行業內普遍認為,監管將成為常態,而不是一時的運動。從上到下,網絡文學都將在一定程度上失去自由,但得到的也是更廣闊的生存空間。

調整期將是漫長的,監管趨嚴,但新的苗頭還未形成大勢,這會讓很多人都不太好過。

“現實主義創作傾向雖然露了苗頭,但基本上是國家在主導,由網絡文學平臺通過舉辦征文大賽等形式大力扶持,由行業頭部作家帶頭表率,記錄新時代,然而市場上的反響并不強烈,讀者層面的閱讀口味并沒有改變,絕大部分網文作者還是要通過創作類型小說來吃飯,從市場層面來看,只有IP改編算是比較好的優勢。”李宛說。

受限于網絡文學的商業模式,大部分作者埋頭苦寫,沒有時間觀察生活,作品現實表現力匱乏,難以脫離傳統網絡文學脫離現實的天馬行空的創作手法,現階段的現實主義創作只能由財務相對自由的頭部作家來嘗試,現實題材網絡文學仍然處于艱難的探索和過渡期。

信心還是要有的。

網絡文學研究學者歐陽友權曾預測網絡文學的三個發展階段,第一階段是草根生長,商業模式形成,數據為王,這一時期單一市場化將走到極致,網文形態完全取決于市場選擇;

第二階段開始,網絡文學將逐漸成長為主流文化形態,被傳統文學、影視、媒體接受并熱捧,形成IP熱潮,從更廣闊的市場空間中獲取支持,慢慢將網絡文學從類型化的泥潭中解放出來,目前的網文行業正處于這一階段;

最終,網絡文學將向規范與高效的方向進化,向更垂直、更精細、更專業的方向發展,到時,詩歌、散文、戲劇等都將有一席之地,讀者品味多樣,作者創作手法、題材、價值取向都將豐富多彩,網絡文學真正邁入“百花齊放”的時代。

我們正站在轉折的節點上。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海南环岛赛体彩规律表 华彩彩票软件怎么样 云南快乐10分下载 体育彩票31选7开奖 哪个app彩票能合买 通比牛牛通比牛牛 东方6+1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河北11选5任三技巧 丰禾棋牌官网1369 大乐透126同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