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率遠高于平均水平,硅谷創業的血淚深坑

2019-07-16 09:37 稿源:深響公眾號  0條評論

美國硅谷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深響(ID:deep-echo),作者:昕怡,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硅谷是無數創業者向往的夢想之地。

Google、Facebook、Apple……這里有一流的企業,聚集了一流的人才,也有一流的平臺和資源。同時,這里還有著高密度的資本支持:根據普華永道和CB Insights聯合發布的數據, 2018 年灣區(包括舊金山地區和硅谷地區)總共獲得了全美46%的風險投資,從這一片狹小的地帶引領著全美的創投風潮。

但在成功企業的光環之外,實際上還有更多的企業倒在了創業的路上:中小企業咨詢顧問Dragana Mendel曾統計,以 5 年內倒閉的標準計算,硅谷創業公司的失敗率遠高于全美平均水平——全美大概50%,而硅谷則要達到75%。

近幾年就連一些明星企業也難逃厄運:估值高達 90 億美元的醫療獨角獸Theranos爆出丑聞并迅速衰落;二手車交易網站Beepi由于資金耗盡而倒閉;已經獲得 2 億融資的機器人公司Anki突然死亡,原因同樣是資金不足以支撐其發展。

那么,初創公司究竟如何才能避免失敗與厄運,走向成功?

或許我們能從投資人特恩·格里芬(Tren Griffin)的《硅谷創業課》中找到一些答案。這本集錦收集了包括馬克·安德森、彼得·蒂爾、里德·霍夫曼等 35 位知名硅谷投資人和創業導師在創業與風投領域的核心觀點,是一本集眾家之想的硅谷創業投資手記。

作為一本觀點合集,這本書的缺點是顯而易見的:這是這 35 位創投行業資深從業者基于經驗總結出來的觀點和判斷,但由于他們自身經歷的局限性,這些理念未必適用于每個人,甚至在他們之間有時也難以達成共識;同時,這些想法也存在過于零碎、不夠系統性的問題,并非提綱挈領性的方法論,可以供我們直接落地執行;另外作者本身對于投資人們想法的解讀也未必準確,翻譯問題也導致一些想法很難如實傳遞。

但這本書中,還是不乏思想上的閃光點:作為創投行業的一線從業人員,這些自身投資人接觸了大量的創業企業,見證了大量的成功與失敗,也積累了大量常人難以獲得的一手信息。

因此「深響」從這本書中,挑選了幾位知名投資人,從他們的經歷與「經驗之談」中,摘選了一些我們認為有價值的觀點,希望為您的創業或投資歷程,提供新的啟發和思考。

另外,書中也按照提及次數,歸納總結了一些重要概念,一并附在文末供大家參考。

「馬克·安德森:未來不可預測」

安德森·霍格維茨基金(A16Z)的創始人馬克·安德森不僅僅是一位投資人,還曾是一名成功的互聯網創業者。

1992 年,安德森和朋友共同開發了Mosaic,首款被廣泛應用的網絡瀏覽器。一年以后,基于Mosaic的成績,安德森和硅谷風險投資家吉姆·克拉克共同創立了Mosaic通訊公司,也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網景。

網景于 1995 年上市,公司市值一度達到 29 億美元,安德森也因此身價飆升,還登上《時代周刊》封面。

但好景不長,在微軟加入瀏覽器市場競爭后,規模遠小于微軟的網景在IE瀏覽器的預裝攻擊下潰不成軍,最終在 1999 年以 42 億美元的價格被美國在線(AOL)收購,安德森也因此成為AOL的首席技術官。

后來,安德森又離開AOL聯合創立了響云(Loudcloud)公司,一家從今天看來可以被稱為SaaS領域先驅者之一的企業。 2007 年響云被惠普公司用 16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

2009 年,安德森與響云的另一位聯合創始人本·霍格維茨,共同創立安德森·霍格維茨基金(A16z),他們在 2005 年到 2009 年投資了 45 家初創公司,投資總額達到 400 萬美元。在A16z的被投企業中Facebook、Twitter、Airbnb、Slack、Lyft都已成功上市。

從創業和投資經歷來看,安德森正確地預測到了不少未來經濟發展的方向,從互聯網、社交網絡再到云計算、SaaS,可謂是踩到了時代的節點上。

但實際上,安德森對預測未來的看法相當消極:“你想一下子就發現那些大膽激進的想法……但就其實質而言,你不可能預測到。

安德森表示:“多數有大突破性的技術和公司起初都很瘋狂:個人電腦、互聯網、比特幣、愛彼迎、優步、Twitter的 140 字限制,無不如此。突破性技術必須是激進的產品。當人們第一次看到它們時會說:‘我理解不了。我看不懂。我覺得它太奇怪了。這太反常了。’”

“所以會有這樣一些時刻:圍繞著某些新概念或新事物,所有一切相互碰撞,并達到臨界狀態,然后它們就會對數目龐大的人群或大量的企業產生巨大的意義和影響。但是你很難預測到這些想法。我不相信有任何人可以預測到。”

而作者特恩·格里芬則針對安德森“未來難以預測”的看法,給出了自己的建議:如果未來難以預測,那么就不要設法去猜測不可預測的未來,而是通過購買包含被錯誤定價了的凸性投資組合(Mispriced Convexity)來應對。

巴菲特在 1993 年致股東的信中,也說明了購買包含凸性機會的投資組合的意義:你可以有意識地投資包含風險的項目,只要在計算過概率之后,你相信你的收益將遠遠超過你的損失,同時你還能找到一批相似但彼此并不相關的投資標的。

在格里芬看來,通過這樣的投資組合,就能沖抵未來的不可預測性——對創業者來說,適當增加業務和收入來源的多樣性,也是類似的道理。

另外,安德森在《硅谷創業課》中所提到的另外一點,也對企業應對未來的不可預測性有所幫助:大多數企業最開始做的事情,和最終讓他們成功的事情往往不是一回事。

“相當多成功的技術公司最終進入的市場和它們開始進入的市場略微不同。微軟最初是做編程工具的,但最終成了做操作系統的。甲骨文開始是給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做外包的。美國在線起初是一家在線視頻游戲公司。”

擁有強大團隊及研發能力的企業往往有能力在面臨市場變化的時候,主動轉向進入其他市場。有轉型能力的企業,也就因此更能應對不可預測性的沖擊。

不過單個企業的業務轉型,對于在每個產業類別只投資一家公司的投資人而言可能會造成困擾——但格里芬也表示“轉型總好于倒閉,當然也好于在注定失敗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万里平台 久盛地板 斗牛明牌4张技巧概率 逆袭欢乐生肖计划手机版 龙虎137打法 分分pk10定位胆计划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美高梅777 扑克三公玩法 线上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