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角獸也未能幸免,2019“陣亡”新經濟公司大盤點

市場泡沫 創業 互聯網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Tech星球(ID:tech618) ,作者:楊業擘  李曉蕾  馬微冰,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這是新經濟公司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在互聯網紅利逐漸消失之際,新經濟公司的發展也面臨諸多難題。

2018 年的資本寒冬和經濟周期雙重因素作用下,騰訊、阿里、京東和滴滴等互聯網頭部公司,普遍開始了新一輪的調整和升級。巨頭做好迎戰寒冬之際,還未成年的新經濟公司卻面臨生死存亡的困境。

在IT桔子發布的《死亡公司公墓——新經濟死亡公司數據庫》中, 2019 年上半年壯烈陣亡 268 家企業。相比 2015 年陣亡 1140 家, 2016 年陣亡 1446 家, 2017 年陣亡 2056 家新經濟公司來看,似乎 2019 年新經濟公司的生存情況正在好轉,實際上這三年是創投熱潮的泡沫期,資本鼓吹的失敗率較高,但并沒有傷害新經濟的基本面。

2019 年才是新經濟由盛變衰的轉折點,Tech星球分析 2019 年上半年關閉的 268 家企業發現,預計今年全年死亡的新經濟公司,將超越 2018 年的 383 家。

另外上半年陣亡的公司中不乏知名的企業,比如估值曾高達 100 億元的團貸網,曾經直播行業的前三名的熊貓直播,互聯網房產黑馬公司愛屋及烏,自動駕駛的明星公司Roadstar.ai。千里馬甚至獨角獸企業相繼倒下,新經濟公司在 2019 年的發展狀況并不十分樂觀。

哪些行業是生死競速賽道?

2019 年未能出現一個創投兩熱的風口,反倒一些以往的風口正處在泡沫消退階段,成為典型的“死亡賽道”。

從數量上來看, 2019 年上半年死亡公司排名前五的行業,分別是金融( 48 家)、電子商務( 30 家)、本地生活(29)、企業服務(23)、教育( 21 家)。緊隨其后的行業為汽車交通及文娛傳媒,均為 18 家,社交網絡行業死亡公司數量也達到了 16 家。

從 2018 年開始,P2P公司便開始集中爆雷,因此金融成了今年最慘烈的創業賽道。上半年關閉的公司中,就有將近18%來自金融行業。

值得注意的是,相較 2018 年金融行業關停類型多為借貸及理財, 2019 年上半年數據顯示,虛擬貨幣公司關停數量也在上升。

單是借貸賽道,上半年就有 20 家公司宣布死亡。創建近 8 年,燒掉24. 75 億的團貸網也未能逃脫這次大洗牌,在持續的金融退潮后宣布關停。團貸網數據顯示,平臺借貸余額為 145 億元,有 22 萬出借人,這是 2019 年上半年金融行業最受矚目的關閉企業。

互聯網金融行業不斷暴雷導致監管迫近,行業大洗牌成為共識, 2019 年無論是成交量還是平臺數量都在逐月減少。今年 4 月網貸平臺數量曾跌破千家,據網貸之家最新數據顯示, 2019 年 6 月P2P網貸行業的成交量為893. 81 億元,相比上月減少36. 22 億元,同比下降50.86%。未來下半年,金融行業仍然面臨生死存活問題,洗牌也將繼續。

從近五年的數據看,垂直社區、導購、交友社區、手機游戲、借貸、投資理財都是實至名歸的死亡賽道,死亡公司均超過 200 家。電商、社交、金融三大行業巨大的市場規模,使得創業者們不易快速摸到天花板,但通常情況下,賽道越火爆,就意味著競爭將更加激烈,投資者則更容易因投機而死。

張一鳴、羅永浩、快播王欣在今年 1 月“默契”挺進的社交賽道,同樣戰況慘烈。IT桔子數據顯示,交友社區賽道死亡公司數量達到 10 家。其中明星產品中國版領英/職業社交軟件“赤兔”、匿名社交平臺“一罐”均已宣告死亡,興趣社交產品東西App、呀比呀比、DoubleDate小嘿科技等,也因商業模式匱乏、資金鏈斷裂等原因宣布關停。

在所有賽道中,垂直社區關停公司數量最多,達到了 247 家。移動APP造成的碎片化和信息孤島特性,使得垂直社區必須找到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生存。但更加細分的垂直領域,其實受眾和市場空間也越小,也更難找到合理的商業模式,這些因素都導致垂直社區是“死亡首條賽道”。

2018 年共享出行行業進行了真正意義上的大洗牌,由于商業模式未被市場印證、融資困難等,包括共享出行企業小鳴單車、悟空單車、享騎電單車在 2019 年畫上句號。除此之外,交通出行賽道還有 7 家企業同樣因難以持續燒錢,在行業競爭中被徹底落下。

同樣是死亡賽道的電商行業,從另一個緯度看則是生機涌現。在大環境遇冷的 2019 年,先有云集登陸納斯達克,帶起“社交裂變+分銷”的創業風口。 7 月 15 日,又有“什么值得買”A股上市,成導購電商第一股。

新的風口隨著市場和資本而轉移,對一家創業公司來說,踩準風口是押寶的第一步。但往往,走在風口上也意味著,更容易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倒下。

新經濟公司死亡原因大揭秘

一家企業成功需同時兼具天時地利人和,同樣,企業的消亡也是由多種問題迸發而導致。在數據整理中, 2019 新經濟公司死亡原因大致歸納為市場、團隊、產品、資金、運營、環境六種。

市場定位不準是新經濟死亡公司的最主要原因,從IT桔子統計的數據中看,死亡的新經濟企業超過半數擁有市場方面的問題,產品以及運營問題也是基于對市場的把控出現偏差,從而影響變現能力出現資金問題,再加之外部環境催逼,公司最終落寞。

為在互聯網巨頭牙縫中尋得肉糜,新經濟公司只能另辟蹊徑,盯上特定人群。以下班約為例,看似其精確攫取冷門藍領社交場景,但實際上線后依舊被用戶熟稔的微信社交習慣擊敗,復雜冗余的偽需求顯然不現實。

單一業務如同押寶,因此便有公司試圖采取多線并行的業務模式。 2010 年成立的覓我信息,旗下擁有多款工具類APP, 3 年內接連拿到 3 輪百萬元以上的融資。但由于數十個APP同時發展,覓我陷入業務混亂、重心不清的僵局。

據IT桔子統計,截止 7 月共計有 165 家新經濟公司由于虛造市場偽需求而喪生, 33 家由于業務過于分散倒閉, 183 家因為商業模式不清晰消亡。

市場如果確實存在,產品質量則把握著公司命脈,擁有一款強大的產品是所有新經濟公司的不懈追求。

互聯網時代,資訊信息的規模與數量指數型上漲,有些公司模仿淘寶、美團搭建服務型平臺,無人貨柜服務商七只考拉便是其中之一。在連續接納經緯中國兩輪融資后,七只考拉的零售貨柜光顧大肆擴張,并未進行產品升級與更新,在玩家擁擠的零售賽道,七只考拉一落千丈關停撤柜。

360 創始人兼CEO周鴻祎曾提到:“互聯網行業中一個完整的商業模式,一定要有產品,而且產品一定是為用戶服務的,這樣才能創造商業價值。”據IT桔子統計,截止 2019 年共有 89 家公司由于產品缺陷和產品入場時機晚被行業淘汰,產品問題是排在市場因素后,造成新經濟公司死亡的重要原因。

好的產品也需要團隊來打磨,新經濟公司創始人的價值理念決定了公司的走向,因此很多投資人多數依據創始團隊來決定投不投該公司。

但人的因素也有諸多不可控因素,團隊齊心協力則事半功倍,反之一事無成。前百度高管創立的自動駕駛公司星行科技,在接受巨額融資后,由于管理層頻繁變動,創始團隊內訌不斷最終走向倒閉。據統計,共計有 20 家新經濟公司因為公司內部利益不均從而矛盾激化,導致整個公司土崩瓦解。團隊問題成為新經濟公司關閉的第三大因素。

市場、產品、團隊三大核心因素具備,新經濟公司也并不會高枕無憂。在風口趨停的 2019 年,沉迷于燒錢圈地的企業,也在成為飄落的片片雞毛。

例如熊貓直播誕生于千播大戰的 2015 年,由于直播平臺的盈利難題一直尚未解決,所以去年虎牙與映客紛紛上市避免持續融資燒錢。但在梯隊明顯的直播行業,即便有王思聰鼎力支持,也無法支撐其長期大規模的燒錢,現金流無法延續,最終今年 3 月份融資燒光殆盡宣告關閉。

盈利能力是新經濟公司獲得融資的關鍵,據統計,上百家新經濟死亡企業皆存在資金斷裂問題。

另外運營問題,也是新經濟公司死亡的誘因。 2010 年成立的全峰快遞,因運費低廉站穩腳跟,但在發展期間,全峰快遞的服務態度一直受人詬病,快件丟失、運送緩慢,微薄的利潤使全峰無力精心運營,從而口碑一落千丈被時代遺棄。

內部狀況層出不窮,打磨一款適合市場的產品需耗費大量精力,因此便有公司在政策法律邊緣試探,其中重資產的金融房產類公司居多,最終以倒閉為結局。

經營公司不能一蹴而就,走上倒閉也絕非頃刻之間,在紅海泛泛、浮尸遍野的下半年,幸存的新經濟公司需要再度審時,謹慎邁步。

新經濟的 2019 年應如何渡過?

美團點評CEO王興曾說:“ 2019 是未來十年最差的一年,同時也是最好的一年。”雖然市場并非王興所言這般悲觀,但市場情況確實正在轉變。

36 氪發布的《2019 年中創投報告》也佐證這一觀點: 2019 年 1 月- 6 月 17 日,國內一級市場共計發生 2787 筆投融資交易(不含并購、上市),總計交易金額接近 3629 億元人民幣。

從過往幾年數據看, 2019 年一級市場的投融資熱度或跌至 2014 年以前水平,投融資熱度已經達到五年來最低點。數百家新經濟公司的死亡, 2019 年對于新經濟公司來說,確實不是幸福時光。

然而沉舟側畔千帆過, 2019 年仍舊有很多新經濟公司發展獲得了快速發展。 2019 年的新經濟公司中,出現瑞幸咖啡 18 個月全球最快上市的速度記錄,也曾出現車好多集團獲得 15 億美元的最大融資額度的案例。

處于雙周期轉折點的 2019 年,轉眼間已過去一半,寒冬散去后的初春,新經濟公司需要采用新招式,才能逆轉上半年的頹勢,在未來發展中占據先機:

1、建立業務護城河

2019 年資本向頭部主流公司聚集的現象更加明顯,Tech星球曾在《互聯網二三梯隊選手生存大冒險》一文中,描述人人車、滬江網校等各個行業第三四名的艱難生存現狀。新經濟公司建立護城河的重要方式之一,就是建立行業規模壁壘。如今業務跑進前三已經并不穩妥,前二甚至前一才有可能業務面基本穩定。

尤其在行業壁壘不高的賽道,典型諸如近幾年的導購類賽道,死亡公司數量高達 233 家,排列新經濟公司死亡賽道第 2 名。在今年上半年,仍有導購電商公司 6 家公司宣布死亡。但成立 9 年,什么值得買“熬”死了大量同行。很多流量生意,做NO. 1 意味才意味著建立起穩固的護城河。

2、賺辛苦錢壁壘更高

在 36 氪發布《2019 年中創投報告》提到觀點: 2019 年一級市場整體回歸價值投資,醫療、企服、制造賽道吸金,AI、消費、教育投資熱度下降。正暗合消費互聯網紅利逐漸消失,產業互聯網的價值逐漸體現的趨勢。

過去資產優化、供應鏈提效等領域賺取的是辛苦錢,并不被新經濟公司看好,如今在產業互聯網時代則有飆紅跡象。 2019 年上半年中,重復獲得融資的企業近乎都是產業互聯網企業,比如貨拉拉、水滴互助、貝店企鵝杏仁、準時達等企業。他們在下沉市場或者物流/醫療等供給側做生意,逆市取得較好的資本成績。

3、考核標準從增速換為現金流

2019 年的一個明顯大趨勢,是新經濟公司正從注重增速轉換為增加現金流。商業化或者盈利是 2019 年新經濟公司的關鍵詞。快手 2019 年營收目標增加50%,抖音目標營收達到 500 億元,知乎全面提升社區的商業化程度,一些以“慢公司”著稱的公司都開始在行動。除去上述公司外, 2019 年準備加速商業化的公司,還可以列出長長的名單。

隨風而起、風停霧散。資本寒冬的冷風從 2018 年底便猛烈刮起,在風口論、泡沫論的籠罩下, 2019 年新經濟市場有喜有憂,期待新的產業互聯網風口帶來下一個美好明天。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的平台 马德里竞技 二十一点分牌是什么 二十一点安卓游戏在线 威尼斯飞艇怎么玩 领航彩票软件 抢庄牌九网站 时时彩一定位杀码技巧 立博体育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