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混戰周年記:3000廠家博萬億

2019-07-17 14:16 稿源:鋅財經公眾號  0條評論

市場泡沫 創業 互聯網

聲明:本文來自于微信公眾號 鋅財經(ID:xincaijing),作者:李曼曼,授權站長之家轉載發布。

90 后老王,是一名“老煙民”,煙齡已經近 10 年。在過去兩年里,“戒煙”反反復復地被提起,但又反反復復地“復吸”。這樣的狀況,在煙民之中很常見。

2018 年下半年,“老王們”看到了“戒煙”的希望。兩三個月的時間里,各類電子煙品牌紛紛冒了出來。

從 2018 年年底開始,老王就逐漸用電子煙替代掉了香煙。半年多的時間下來,老王已經換了 3 個品牌的電子煙。“試下來,還是比較喜歡福祿獨有‘桃’口味煙袋。”老王說。

老王口中的“福祿”,正是錘子科技 001 號員工朱蕭木創立的公司。在今年 5 月份,已經完成了經緯中國領投的 1089 萬美元天使輪融資。本月初,福祿又宣布完成了Pre—A輪千萬規模級別融資。

在今年京東的 618 年中促銷中,福祿的出貨量排名所有電子煙品牌第一。但實際上,福祿的入局并不算早。

2018 年 6 月,RELX悅刻獲得源碼資本領投、IDG跟投的 3800 萬元融資; 2018 年 12 月,電子煙研發商“智勝致能”完成 3000 萬元Pre-A輪融資; 2018 年 12 月,MOTI魔笛電子煙獲真格基金Pre-A輪 1000 萬美金投資......

據IT桔子數據統計,截止 2019 年 6 月 5 日,國內已經至少完成 14 起電子煙企業的融資,累計融資金額超過5. 74 億元

從去年年中開始,市場的巨大空白給了電子煙佇立于風口的機遇。但又涉及煙草,讓這這個產業頭上始終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監管何時到來,這些起于風口的企業將何去何從,又能走多遠,誰都無法給出一個肯定的答案。

瘋狂的電子煙也已經邁過了周年之際。但在這個賽道上,依然是諸侯混戰,巨頭難現。

扎堆跳海

去年下半年,邱懿武攜帶團隊開始研發電子煙,成為了最早一批的入局者。今年 1 月份,他成立杭州鯨魚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迅速收購杭州輕煙科技,并推出鯨魚輕煙項目。同時,母公司又為新上馬的項目投資了幾千萬元。

在邱懿武看來,電子煙是個很好的賽道,除卻各路資本的涌入,許多消費類的企業也對電子煙感興趣,他說:“不排除RIO這類企業也會去做電子煙,因為渠道相似。”

龔自佳是電子煙行業的 10 年老兵,作為益爽電子煙的創始人,他告訴鋅財經,益爽在今年年初獲得了天使輪千萬元融資,投資方為國內知名天使投資機構梅花創投和世界煙草大亨御用工廠聚為集團。“本輪融資主要用于益爽產品研發、霧化技術升級及渠道建設。”

這個行業是被誰引爆的?

有一個“燃點”是被大多數業內人數所公認的:去年,JUUL的收購案例驚動了整個電子煙行業——估值 380 億美元的美國電子煙新銳JUUL獲萬寶路母公司奧馳亞 128 億美金入股35%。

低調了多年的國內電子煙,終于燃起國內各路VC的斗志,他們紛紛出手投資,并引來無數混雜著創業者和投機者的入局。

僅今年深圳國際電子煙產業博覽會上參展的電子煙品牌就高達 1500 家。“但實際上,我們認為有 2500 家到 3000 家。”維刻電子煙首席商務官王蒙告訴鋅財經。

10 年的老行當在這個時候爆發不無緣由。

目前,全世界有 13 億煙民,中國占有3. 5 億。而中國的煙草消費以及煙草利稅,在全球排名第一。煙草系統猶如一座城堡,電子煙的出現,就像是這座城堡上,有一個幾乎看不到的小型管道里,滲出了一點“財富”。

這點“財富”,是引發各路資本對它的搶奪和追逐重要原因。

帶刺的風口

電子煙這個風口,擁有巨大的誘惑。

杭州地區某電子煙品牌的代理向鋅財經透露,一套電子煙的到手成本不到 150 元,但官網售價卻至少在 300 元以上。

利潤很高,但這個行業的滲透率還很低。

中國煙民3. 5 億,然而電子煙滲透率只有美國市場的1/26,我們認為中國具備巨大的市場上升空間。”王蒙告訴鋅財經,這是他看好電子煙這個風口的主要原因。

王蒙曾服務于倫敦某企業咨詢公司,專注于跨國企業市場進入策略,擔任企業咨詢顧問期間他幫助過多家國際企業,如天巡網、歐洲之星、萬豪酒店集團等進入大中華市場。回國后,他全權負責上海迪士尼項目,一年內完成了 0 到 1 億的營收,于去年他和團隊一起進入了電子煙行業。

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像王蒙一樣,快速加入電子煙這個賽道的個人或者公司都多了起來。

邱懿武在創辦電子煙企業之前做工業設計與智能化出行產品,對于做電子煙,他一開始也是抵觸的,“一年之前,我的一個朋友讓我做電子煙,另外海外資本也曾找過我們在北歐合作的一家設計公司,讓一起做電子煙的產品。一開始我覺得這很敏感,這個事情沒法干,后來,大家在一起好好的探討了之后,反而覺得這是個創業的好機會,短期內是一個非常值得去挖掘的一個方向。”

短期之后呢?

“這個市場就是足夠大,哪怕尼古丁被限制了之后,比如后面就是能量棒的類型,像牛磺酸、咖啡因,這種也可以做提神、固化的產品,也可以做到百億到千億級規模的市場。”邱懿武告訴鋅財經,“與傳統煙草共融也有可能。”

在邱懿武看來,現在的電子煙更像是中國國產手機品牌初立的時代,一切剛剛開始,入局者才有機會。

當下電子煙的入局者不乏互聯網公司、科技公司、手機品牌商、新媒體公司等:如vvild錘子科技的福祿(Flow)電子煙,小米的TAKI喜克電子煙,以及一批知名新媒體人做的YOOZ柚子電子煙,靈犀LINX電子煙。

但這個風口,在曾經做美國電子煙油代理的喬橋看來,已經晚了。“ 2014 年美國銷量第一的電子煙油在我們手里,我們把那個品牌在中國做了起來了,當時那款煙油的口味很好,我們在國內的渠道也很成熟,在2014- 2015 年間最賺錢。后來美國政府開始宣傳電子煙的負面影響后,很多小企業都死了。當時我身邊有很多做電子煙的,包括一些自己做工廠的,現在都不做了。”

除了電子煙越來越多的負面報道帶來的影響,越來越嚴格的電子煙禁煙令也讓這個風口成為帶刺的風口。

據有關資料顯示,目前全球有 32 個國家全面禁止電子煙, 69 個國家對其實施管制。有 6 個國家禁止銷售、生產以及進口,并對其使用進行監管。中國杭州已經出臺立法禁止在禁煙場所使用電子煙,也有城市正計劃出臺有關立法,比如香港計劃全面禁止電子煙、深圳也在計劃修法禁止在禁煙場所使用電子煙;而微信的小程序端,對電子煙也是“禁止”態度。

新媒體公關公司創始人韓林告訴鋅財經,他的一個客戶是美國高端電子煙品牌的鉑德的中國總代理。鉑德源自美國,設計團隊出自蘋果公司,技術一直遙遙領先,是電子煙品類中的佼佼者。就在鋅財經打算采訪鉑德中國分公司時,韓林告訴鋅財經,“之前鉑德中國的老總跟我說,他們曾經想過把鉑德這個項目停掉。”

韓林不是煙民,但是在接觸鉑德之后,出于好奇,好玩兒,也曾經嘗試使用過一段時間,“后來關注這方面的資訊多了以后,得知電子煙中含有多種致癌物質,所以就再也沒有抽過了。”

韓林的懷疑,在今年的 315 晚會上被確認了。

在今年的 315 晚會上,電子煙被點名:甲醛超標、誘導青少年,網絡銷售渠道一度下架了電子煙的品類。

伴隨著“健康”和“新奇”的標簽,電子煙進入了大混戰的局面。

大混戰

在企查查上面搜索關鍵詞“電子煙”,顯示有 147925 家相關公司,注冊資本從 50 萬到幾千萬不等。

中國產業研究院統計數據顯示, 2016 年中國電子煙產量達12. 05 億支, 2017 年約為 16 億支,占全球總量的90%以上, 2018 年電子煙產量突破 20 億支, 2019 年的產量仍有突破空間。

中國今年電子煙行業市場規模

數據來源“中商產業研究院”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欢乐斗地主好友一起玩 mg4355电子游戏线路检测 快速时时开奖网址 二人麻将规则及番数 老重庆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彩八仙 瑞彩网快3 安徽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计算器胜平负 稳赚不爆的挂机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