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于,斗魚成功IPO:創業兇猛,市值超37億美元

2019-07-18 09:15 稿源:投資界  0條評論

ipo 上市

幾經波折,斗魚終于IPO敲鐘了。

投資界(微信ID:pedaily2012)消息,斗魚今晚成功在納斯達克掛牌上市,發行價為每股美國存托股票(ADS) 11. 50 美元,據此計算市值超 37 億美元。

創立于 2014 年,斗魚親歷了中國互聯網那一段最躁動的歷史——千播大戰。如今,這場戰爭似乎已經接近終場,而斗魚也憑借著 2019 年第一季度近1. 6 億活躍用戶成為了國內最大游戲直播平臺。

這場創業征途不乏資本的身影。自成立以來,斗魚獲得至少 6 輪融資,投資方包括紅杉中國、深創投、國中創投、騰訊等。而招股書顯示,斗魚創始人兼CEO陳少杰持股13.3%,其身家將達到4. 9 億美元。

創業兇猛如斗魚,

國內最大游戲直播平臺誕生史

時間回到 2014 年,陳少杰和張文明創立了斗魚TV。這兩人都是互聯網老兵,而且還是小學和中學同學。

在此之前,陳少杰和張文明曾一起創辦了“掌門人”游戲對戰平臺,之后賣給了盛大旗下的杭州邊鋒,陳少杰也隨即出任邊鋒武漢分公司總經理。在這期間,陳少杰以 140 萬的價格從AcFun創始人手里買下AcFun。

2014 年亞馬遜以9. 7 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美國的網絡游戲直播平臺Twitch,這讓陳少杰看到了游戲直播的前景。他將AcFun旗下的生放送直播更名為斗魚TV,從此開始專注于游戲直播。

斗魚其實是泰國的一種魚類,兩雄相遇必定撕咬,陳少杰創業也有一股兒斗魚的兇猛。他曾對媒體說,初創時唯一的想法就是要快,趁他人還沒明白的時候把市場做大。

在拿到奧飛動漫董事長蔡東青的 2000 萬元天使投資后,陳少杰出手闊綽,簽約主播、冠名戰隊、廣告投放毫不吝嗇,第一個月就花了 1500 萬。陳少杰的這種打發雖然激進但卻效果顯著,短短幾個月斗魚就名聲鵲起。

隨后 2014 年 9 月,紅杉中國一筆 2000 萬美元的A輪融資,讓剛上起跑線的斗魚迅速超越了 YY直播。當斗魚的前身——AcFun生放送直播才剛萌芽時,還沒有從YY分離出來的虎牙直播,背倚YY語音得天獨厚的游戲玩家池,已經擁有 1 億用戶,月活用戶近 3000 萬。但那時誰都沒有想到,劇情轉變的如此之快。

此后,斗魚就一直身處游戲直播的第一梯隊。招股書顯示,斗魚近三年的注冊用戶分別為 9870 萬、1. 821 億、2. 536 億,平均總月活躍用戶從 2016 年的 8560 萬增長至 2017 年同期的1. 126 億, 2018 年同期為1. 364 億。 2019 年第一季度,斗魚月活躍用戶量(MAU)達1. 592 億,同比大幅增長25.7%。其中,來自PC端的月活躍用戶達1. 101 億,同比增長21%;來自移動端的月活躍用戶達 4910 萬,同比增長37.5%,增速快于PC端。

相比虎牙一季度的月活用戶為1. 238 億,從用戶基數上來看,斗魚無疑是國內最大的游戲直播平臺。

解碼招股書:

2019 一季度實現了扭虧為盈

作為游戲直播平臺,頭部主播是其流量的關鍵。而斗魚之所以能成長為國內最大游戲直播平臺,就是其在頭部主播上優勢明顯。

斗魚在這方面優勢尤為明顯。目前,斗魚已經與國內TOP100 游戲主播中的 51 位簽訂了獨家直播合同,而且這其中更是包括了TOP10 主播中的 8 位。

但簽約大量頭部主播也是一把雙刃劍,帶來流量的同時也意味著高昂的成本,且流動性和管理成本都帶來負擔。

事實上,斗魚的營收對于頭部主播的依賴性很高, 2018 年頭部主播帶來的收入占到直播總收入的50%左右。因此,頂級主播議價權非常,獨家簽約費在業內堪稱頂級,這些頭部主播的存在推升了經營成本。 2019 年一季度,斗魚的主播分成支出和內容支出總計為10. 67 億元,占其總營業費用的 8 成以上,同比增長了121.1%。

從整體營收來看, 2016 年- 2018 年斗魚的營業收入分別為7. 87 億、18. 86 億和36. 54 億元,呈現快速增長趨勢。不過,虧損情況更加嚴重。從2016- 2018 年,斗魚的虧損分別為7. 56 億元、5. 94 億元和8. 19 億元,三年合計虧損約 27 億元。

不過,根據最新招股書, 2019 年一季度斗魚終于實現了扭虧為盈。一季度,斗魚營收為14. 89 億元,相比上年同期的6. 67 億元增長123.24%,凈利潤為 1820 萬元,相比上年同期的虧損1. 56 億元增長111.67%。

盡管凈利潤扭虧,但主要是靠賬面現金帶來的利息和貨幣兌換帶來的收入,斗魚利潤和經營利潤依然為負。

除了簽約主播主播,在游戲產業鏈的投入也是一項巨大的投資。這些年來,斗魚在這方面的投入也逐漸增大,以助推平臺能不斷產出優秀內容來吸引游戲直播用戶。 2016 年至今,斗魚獲得了 29 個全球性及全國性電競賽事的獨家直播權,包括《英雄聯盟》《絕地求生》《DOTA2》等。

不僅如此,從 2016 年下半年開始,斗魚開始對 11 家直播、游戲相關公司相繼進行了投資,包括 LCD-Gaming、伐木累、NonoLive 等。據了解,斗魚此次IPO所募資的資金35%將用于電子競技內容投資。

斗魚的不斷投入,再加上電競產業的發展與成熟,用戶在游戲直播平臺上的付費意愿逐漸增強,每付費用戶平均收益也將從 2019 年的 226 元增長到 581 元。

從斗魚的收入結構來看,其營收主要由直播以及廣告和游戲推廣收入兩部分構成。其中, 2016 年、 2017 年和 2018 年中直播收入在營收中的占比分別為77.7%、80.7%和86.1%,廣告和游戲推廣收入分別占比22.3%、19.3%和13.9%。

可以看出,斗魚的營收大部分依賴直播,廣告帶來的收入比重仍然處在較低的水平,但也已經優于行業其他平臺。

至少獲得 6 輪融資

騰訊、紅杉中國、深創投、國中創投等

在斗魚的發展旅途上,少不了VC/PE的身影。據投資界不完全統計,斗魚此前獲得至少 6 輪融資,融資金額大約 76 億元人民幣,投資方包括紅杉中國、深創投、國中創投、騰訊等。

值得一提的是,斗魚是紅杉中國今年上市的第 4 家企業。作為最早支持斗魚發展的投資機構之一,紅杉中國在A輪階段就投資了斗魚,且是該輪唯一的機構投資人。之后,紅杉更是持續多輪加碼,并在企業發展過程中的數個關鍵戰略時刻發揮了重要作用。

紅杉中國合伙人曹曦表示:“作為中國最早的直播平臺之一,陳少杰帶領的斗魚團隊有堅定的信念,始終以為所有用戶帶來歡樂為使命,即便在白熱化的競爭中也極致專注于提升產品、服務和用戶體驗。這是紅杉中國持續看好斗魚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我們期待斗魚能夠保持長期心態,不斷創造更大價值,為更多用戶帶來歡笑和樂趣。”

談起當初投資斗魚,國中創投副總裁史新博士直言,“無論是視頻直播還是音頻直播,網絡直播和主播經濟一直是我們看好的賽道”。一方面內容的制作成本越來越高,用戶的喜好越來越多樣化,傳統視頻網站靠自制內容和熱劇采買來滿足用戶需求的門檻已經非常高;另一方面用戶的獲取成本日益上漲,流量的爭奪卻又變得非常激烈,如何能用較低的成本獲取高粘性的活躍用戶成為了互聯網平臺的制勝關鍵。在這種背景下,依靠草根成長起來的全民主播經濟和高粘性特征的游戲直播平臺,存在著成功的必然性。

“而斗魚無論是在知名主播的培養,直播文化和品牌的塑造,還是在用戶的深度運營方面,自始至終都是行業內的佼佼者,這也是當時我們在眾多直播平臺中選擇投資斗魚的重要原因。”

在斗魚的后續融資中,國中創投有多次退出的機會。“盡管過去三年的‘千播大戰’以及斗魚的持續虧損出現了不少看衰斗魚的聲音,但出于對管理團隊的信心和各項運營數據的持續增長,我們堅守到了斗魚上市的今天。”

而騰訊作為斗魚的第一大股東,新股發售完成后,仍持股斗魚37.2%。隨著國內版權意識的不斷增強,作為一家以游戲直播為核心的直播平臺,斗魚背靠騰訊優勢不言自明。

2018 年 11 月,騰訊起訴今日頭條旗下的西瓜視頻,稱其在并未獲得授權許可的情況下進行《王者榮耀》這款游戲的直播行為嚴重侵犯了騰訊方面的著作權。今年 2 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西瓜視頻應立即停止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

而目前直播平臺上的主流游戲,包括《英雄聯盟》《地下城與勇士》《穿越火線》和手游《絕地求生》等都是騰訊旗下,可謂占據游戲直播半壁江山。

五年浮沉史

誰才是直播平臺的對手?

過去五年,中國互聯網見證了直播平臺的浮沉史。從 2016 年的“千播大戰”,到 2017 年行業洗牌,隨后 2018 年爭相計劃上市,直播的戰爭似乎已經接近終場。

根據艾媒咨詢數據顯示, 2018 年在線直播用戶規模達到4. 56 億人,較 2017 年增長14.57%,預計 2019 年突破 5 億人。雖然直播行業仍在保持增長,但行業的前景卻不容樂觀——從 2017 年到 2020 年,在線直播用戶增速將從28%下降至不到5%。

明顯,直播行業出現了兩極分化。頭部的游戲直播平臺,除了斗魚成功登陸紐交所,虎牙也早已在 2018 年撬開了資本市場的大門,成為了“游戲直播第一股”。而泛娛樂直播平臺映客于去年登陸港交所,花椒也已經啟動上市流程。

但除了這碩果僅存的少數直播平臺,大多數都黯然離場,甚至也包括曾經穩坐游戲直播第三把交椅的熊貓直播和一度號稱“全國最大直播平臺”的全面直播。

禍不單行。不僅市場增長遇到天花板,更大的挑戰來自其他互聯網平臺跨界直播。根據酷鵝用戶研究院特開展的短視頻專項研究,截止到 2019 年上半年,短視頻獨立用戶數量達6. 4 億,月活躍用戶數量超過 5 億人,而作為注冊用戶最多直播平臺,斗魚的月活躍用戶為1. 54 億,不足抖音的三分之一。

一方面,短視頻的爆發從直播這里吸引走大量的流量;另一方面,這些短視頻平臺又將獲得的流量通過直播進行變現。據了解,快手直播 2018 年的月收入從 10 億漲到 20 億,其全年直播收入在 200 億左右,直播反而成為了其收入的大頭。除此之外,淘寶、陌陌、甚至斗魚、虎牙的金主騰訊,也都在直播上把變現玩得紅紅火火。

有投資人表示,短視頻主要是投內容,只要持續有新人做出新東西,就會持續有人投短視頻;直播主要是投平臺,而平臺的頭部效應很明顯,行業進入洗牌期之后就沒有太多投資標的了。

一個不爭的事實擺在眼前:直播已經結束野蠻生長的時期,而留在場上的頭部平臺,又將何去何從?

聲明:本文轉載自第三方媒體,如需轉載,請聯系版權方授權轉載。協助申請

相關文章

相關熱點

查看更多
?
网络棋牌 北京pk下载 澳门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360老时时彩开奖 助赢官网网址 双色球复式兑奖图表 金都棋牌游戏送50元 球探即时比分电脑版 迪拜娱乐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网站 竞彩网足球比分直播现场